探秘“中國百慕大”!探險家劉勇領隊成功穿越四川黑竹溝

2021-07-31 20:34:26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華凌

科技日報記者 華凌

記者731日從四川峨邊縣人民政府、四川省旅游投資集團聯合在京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獲悉,在著名極限探險家劉勇領隊帶領下,一支由山地專家、極限探險者等組成的科考探險隊經過四天三夜艱難跋涉,近日成功徒步穿越被稱為“中國百慕大”的黑竹溝核心地帶,探秘其神秘面紗和種種未解之謎。

本次科考探險線路分析圖。龔劍 供圖

據悉,本次穿越探險活動由峨邊縣人民政府、四川省旅游投資集團、清華海峽研究院和四川旅游學院共同支持發起,在全國乃至全球探險界都具有歷史意義和現實價值。

黑竹溝被稱“中國百慕大”  種種恐怖之謎未解

黑竹溝景區位于四川樂山市峨邊彝族自治縣黑竹溝鎮,總面積838平方公里,核心景區面積575平方公里,是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國家級森林公園和國家4A級旅游景區。彝語稱黑竹溝為“嘿祖啦噠”,意思是“迷霧長期停留的山谷”。

探險途中拍下的黑竹溝榮宏得景區風光。強介 攝

自古以來,黑竹溝神奇莫測,有許多傳奇的故事多年以來一直未被解開,由于其正好地處北緯30°,和百慕大三角和埃及金字塔處于同一緯度,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被國內外廣泛稱為“中國百慕大”;加之此地有許多神秘傳說,讓人們對去往黑竹溝探險旅游一直心存疑慮和恐怖。

其中流傳最多的是神秘失蹤之:人畜進入黑竹溝屢屢出現失蹤和死亡事件。據不完全統計,自1951年至今,川南林業局、四川省林業廳勘探隊,部隊測繪隊和彝族同胞曾多次在黑竹溝遇險,造成三死三傷、二人失蹤。

探險隊員在絕壁溝百米瀑布懸崖下降(圖中可見三名隊員)。強介 攝

據當地的彝族長者介紹,1950年,國民黨胡宗南殘余部隊30余人,仗著武器精良穿越黑竹溝,入溝后無一人生還。黑竹溝由此便留下“死亡谷” 之說,“獵戶入內無蹤影,壯士一去不復返”在當地廣為流傳,另外還有彝族祖籍之謎、野人之謎、奇霧之謎等。

黑竹溝景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介紹,經過前人多年探險探索,黑竹溝共有五條探險線路,其中最備受矚目的就是“石門關—榮宏得—羅索依達”長達60公里的地磁異常核心地帶,而石門關已有多次成功抵達記錄,“狐貍山—611林場”線路也有多次探險記錄,但“榮宏得—絕壁溝—羅索依達”線路至今還未成功穿越。

為此,當地政府、相關機構和民間探險者也組織了多次探險,始終未能穿越神秘的羅索依達線路。經過景區、地方政府和探險隊多次商量溝通,下定決心要徹底探秘其神秘面紗,并徹底探明該條線路的相關具體詳情。

精心準備數月 探險牛人坦言“不敢怠慢輕心”

據了解,本次探險團隊由四川旅游學院教授、著名極限探險家劉勇擔綱隊長,其他4名隊員也在國內探險界身經百戰、赫赫有名。

探險途中穿越茂密森林。劉勇 攝      

年過半百的劉勇在探險界人稱“大劉”或“勇哥”,在全國乃至全球探險界都是個響當當的“牛人”,他從事極限探險近30年,其足跡遍布喜馬拉雅、喀喇昆侖、橫斷山脈、阿爾卑斯山脈、北美洛基山脈、中美南美洲和南北極大陸等地,穿梭在云雪之間、行走于險峰之巔,被業界稱為“會飛的探險者”。

劉勇介紹,本次探險活動經過了數月的精心準備,邀請來自地質測繪、生命科學、戶外影像、山地災害、極限探險等各個領域的專家組成專家顧問團,團隊成員前后四次前往黑竹溝景區深入調研,查閱大量的歷史、人文、水文和氣象資料,組織了多次討論和座談,與曾經探險考察過的老專家、當地獵人和采藥者多次深入交談,搜集了大量一手資料。經過嚴格縝密的綜合評估,最終決定在六月下旬進入黑竹溝最為神秘的地磁異常帶進行探險。

隊員在探險途中稍做休整。劉勇 攝

“在四五月份,深山深溝里的積雪還未融化,七八九月份容易發生山洪和泥石流,十月份溝里又到了下雪季節,因此6月份是進溝探險的最好時機!”劉勇說,團隊用瑞士先進的天氣預報系統可精準預測到小時甚至分鐘,預測6月21日至24日黑竹溝地磁異常核心地帶有4天的放晴好天氣,于是帶領團隊于21日中午毅然出發進溝。

劉勇坦言,盡管穿越這條線路預計只需四五天,但整個團隊準備了七天的各種裝備,包括戶外電源、GPS羅盤、動力繩、帳篷、安全帶、頭盔、無人機、衛星遙感地圖等,每個隊員的背包重達30—40公斤,也邀請了5名當地人做向導,“盡管團隊極限探險經驗豐富,事先我心中也有八成把握,但這次也不敢有絲毫怠慢和掉以輕心!”

探險隊員背著沉重的背包。劉勇 攝

“探險界有句話叫‘探險不冒險’!”據本次探險團隊應急后勤負責人王海晨透露,團隊經過幾次組建才得以成行,有的隊員因家屬擔心危險極力反對無奈放棄,“就在從成都出發的前一天,有隊員家人從網上查了黑竹溝的資料,擔心安全再也不讓去,我們尊重每位團隊及其家屬意愿,只好臨時再次組建團隊。

一路險象環生  探險隊員多次“大氣不敢出”

6月21日中午12點過,劉勇帶領探險隊9人出發進入黑竹溝的核心區域,從海拔3280米的榮宏得開始翻山越嶺向南進入無人區,該地區完全沒有道路,只能在山林、河谷和絕壁之間緩慢前行,整個探險途中險象環生,驚險刺激至極,隊員們不斷在陽光、暴雨、濃霧、大水中摸索跋涉……

劉勇與隊員在分析研判穿越路線。劉勇 供圖

劉勇回憶,特別是第二日進入絕壁溝時,前進道路被一個高達80—90米的大型瀑布阻斷,探險一時陷入困境。之前幾次可知的探險就止步于此,經過團隊的不斷探路和商議,最后勇氣、膽識和魄力戰勝了困境,隊員們運用熟練的戶外技能,從高達120米的濕滑懸崖上使用繩索技術緩緩下,最終進入絕壁溝底。

但進入谷底后,險情并沒有一絲好轉。探險團隊處在深而窄的峽谷中,兩側都是陡峭絕壁,完全沒有任何道路,接著就是一個緊接一個的各種大小瀑布,大家不停地涉水過河、上下攀爬、翻越密林大山。

探險隊員涉水翻越瀑布群。劉勇 攝

在河谷里的漫長兩天里,行進最慢的9 個小時里,只能緩慢前進短短3.7公里!最后,大家不得不停留在河谷露營,但半夜而至的滂沱大雨使得河水水位不斷攀升,“大伙兒提心吊膽都擔心暴發山洪,整整一夜幾乎沒合眼!”

度過有驚無險的煎熬一夜后,隊員們頂著大雨繼續在濕滑的巖壁上攀上爬下。霧氣籠罩的密林里,蚊蟲、螞蝗、毒蛇也頻繁地叮咬和襲擊,有多次險情突現,嚇得隊員們大氣都不敢出……

行進途中,整個團隊始終都保持著旺盛體力和協作精神。隊員每天都利用攜帶的電子儀器和北斗羅盤,沿途詳細記錄整條線路的海拔、風險點、露營點、水源地等的經緯度、地磁偏轉等資料,隨隊極限攝影師也拍攝了大量探險、動植物等珍貴影像資料。

探險隊員涉水蹚過深溝。劉勇 攝

經過整整四天三夜的艱難探索,探險隊終于在2021年6月24日下午近5點,從羅索依達河的下游馬家壩走出深山,成功完成了此次徒步探險穿越,第一次探明了黑竹溝地磁異常帶的核心線路。

恐怖之謎并不玄乎 成功穿越取決科學冷靜

“人畜進入黑竹溝屢屢發生失蹤和死亡事件,其實種種神秘的恐怖之謎并沒那么玄乎,可能是進入者缺乏充足準備和豐富經驗貿然行動,面對險情處置不當發生意外,比如失足跌下深淵或峽谷暗河……”劉勇說,深山深谷里森林植被茂密,溫差氣候變化多端,出現迷霧、瘴氣等奇異現象也極為正常,不過在核心地帶地磁的確異常,地磁偏轉竟高達30度!

隊員使用繩索技術從濕滑懸崖上緩緩下滑。劉勇 攝

“現在回想起來,這次探險途中真的是經歷了種種驚險,危險有時就在那一絲毫和一剎那!”劉勇表示。

劉勇說,極限探險還是取決于科學、冷靜,現在看來,這次黑竹溝能夠穿越成功,還是靠“精心準備+專業技能+豐富經驗+膽識勇氣”取勝,當然其中也有運氣成分,遇到意外險情要沉著冷靜地應對處置。

科考探險隊與當地向導合影

據透露,本次探險活動所獲取的寶貴資料目前已整理分析完畢,次新聞發布會也發布詳細的科考探險報告,后期會將相關數據匯總后撰寫專業的研究報告,提交給地方政府和相關機構作為旅游線路開發規劃參考。

今年內,該探險隊將再次深入挺進黑竹溝核心地區完成另外一條線路的勘測科考,未來也將逐步探明黑竹溝內其他幾條探險線路,為黑竹溝風景區探險旅游開發和發展提供翔實的理論和實踐基礎。

目前,當地政府、正在與四川旅游投資集團緊密攜手合作,計劃在黑竹溝打造國內首個以探險迷蹤為主題的山地旅游景區。(受訪者供圖)

責任編輯: 何沛蓯
好男人免费完整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