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情系西海固

2021-08-01 13:40:29 來源: 《瞭望》 作者: 王磊 齊中熙 李鈞德 張亮

▲ 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這是習近平為全國脫貧攻堅楷模榮譽稱號獲得者寧夏回族自治區永寧縣閩寧鎮頒獎 李學仁攝/《瞭望》

◆ “不具備人類生存的基本條件”的西海固地區,既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群眾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重要戰場,又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心系百姓疾苦的歷史見證,更是習近平開展東西部協作、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探索地、實踐地之一

◆ 在梁家河插隊7年的習近平對西北的貧窮早就有切身體會。然而當他踏上西海固這片黃土地時,還是被深深震撼:“雖然窮地方我見過,我也住過。但是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改革開放好多年了,我們還有這么窮的地方,我心里受到很大沖擊?!?/font>

◆ 1997年在西海固6天的所見所聞,讓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的習近平對閩寧對口協作的模式有了更深刻的思考。此后20多年間,他又三次到訪西海固。在他親自部署推進下,閩寧協作的種子逐漸生根、發芽,結出累累碩果

◆ 一次尋常的點將,背后卻蘊含著習近平對產業發展規律的周密思考和深刻認識。因地制宜發展產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

◆ 20多年來,為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挪窮窩”“換窮業”“拔窮根”,開拓一方富有活力的新天地,習近平初心不改、意志不移。他當年推動的那些扶貧措施,改變了無數西海固貧困家庭的命運,搬遷群眾不僅搬得出、穩得住,還能致富

◆ “閩寧情,始于扶貧,不終于脫貧”。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完成后,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縮小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仍然任重道遠

將一幅中國地圖橫豎對折,十字交匯處是一片發生神奇變化的土地——

山大溝深,十年九旱,寧夏西海固地區素有“苦瘠甲天下”之稱。聯合國專家考察后曾留下評價:“這里不具備人類生存的基本條件?!?/p>

當歷史學家梳理近20多年來西海固歷史時,一定會在此標注一個奇跡——

當年的一片片“干沙灘”變成了今日的“金沙灘”,千百年來難以破解的貧困難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徹底得以解決。

西海固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習近平總書記對西海固發展的那份特殊牽掛。

無論在地方工作還是在中央工作,習近平始終惦念著西海固人民。他既掛帥,又出征,1997年、2008年、2016年、2020年,先后四次踏訪西海固,為西海固的脫貧和發展傾注了大量心血。

西海固地區是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群眾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重要戰場,又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心系百姓疾苦的歷史見證,更是習近平開展東西部協作、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探索地、實踐地之一。

25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東西部協作和定點幫扶經驗在西海固不懈實踐,集中財力、物力、人力向貧困發起總攻,如期完成新時代脫貧攻堅目標任務,不僅凝聚著寶貴的脫貧攻堅精神,充分彰顯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偉力,更探索了促進共同富裕的有效途徑。

被貧困深深震撼后的誓言

——創造東西部扶貧協作的閩寧模式

1997年的春天,西海固地區正在從連續幾年的世紀旱災中慢慢復蘇。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福建省對口幫扶寧夏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第一次來到寧夏,深入西海固5個縣訪貧問苦,為如何謀劃對口幫扶做調研,找思路。

來寧夏之前,習近平已經為此行作了安排部署。

“為了對西海固地區的貧困面貌有個基本了解,習近平同志派我去‘打前站’,還要求我把在西海固看到的情況拍成片子帶回去?!睍r任福建省對口幫扶寧夏領導小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的林月嬋回憶道。

村民們在料峭春寒里排了一整夜隊,只為將土豆賣給縣里唯一的企業;孩子們上課的教室沒有門,玻璃窗是破的,有的地方甚至連這樣的教室都沒有,老師只能用樹枝在土地上寫寫畫畫;喝的水是苦咸味的,要從很遠的地方挑來,洗澡更是一種奢望……一幕幕觸目驚心的場景牽動著習近平的心。

在梁家河插隊7年的習近平對西北的貧窮早就有切身體會。然而當他踏上西海固這片黃土地時,還是被深深震撼:“雖然窮地方我見過,我也住過。但是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改革開放好多年了,我們還有這么窮的地方,我心里受到很大沖擊?!?/p>

2016年7月,時隔近20年后再到西海固,習近平總書記觸景生情地回憶:那一次,我從銀川到同心,然后到了海原、固原、彭陽、涇源、西吉。我到的一戶人家,那真是家徒四壁,找不到什么值錢的東西,只看到窯洞頂上吊了一根繩,拴著一捆發菜,在當時那就算比較值錢的了。老百姓用水很困難,也洗不上澡。

“從貧困窩子里走出來的”習近平當時就下定決心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推動福建和寧夏開展對口幫扶。

在寧夏6天時間,他翻山越溝,一路走一路看一路問?!皬谋钡侥?,習近平對每一個地方都走得很認真,很深入,不時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和建議?!绷衷聥日f。

隆德縣聯財鎮聯財村村民黃統帥至今記得,當年只有11歲的他看到一群大人在圍著一口井交談,他就擠了進去看熱鬧。后來他才弄明白,這些大人從福建來,要幫村里打小圓井。

小圓井抽水是當地的特色澆灌方式,在地頭打幾十米的淺井,就可以抽出水來灌溉。習近平對小圓井抽水灌溉很感興趣,詳細向當地干部群眾了解情況。

在聽了時任隆德縣縣長白皋的匯報后,習近平說:干旱地區主要是缺水的問題,就是要這樣因地制宜解決,根據不同的條件,把天上水、地表水、地下水都利用好。

西海固貧困的根子,被習近平一語道破。

“寧夏的干部、群眾聽后都感到習近平講得很在行、很到位,深受鼓舞,一起鼓起掌來?!卑赘拚f。

很快,井窖工程就成為福建幫扶寧夏的一項重要內容。閩寧扶貧協作的25年間,福建先后幫扶寧夏貧困地區打井窖1.5萬眼,解決了30萬人、10余萬頭大牲畜的飲水困難問題。在當地,村民們把這些機井水窖形象地稱為“活命井”。

西海固6天的所見所聞,讓習近平對閩寧協作的模式有了更深刻的思考。在他親自部署推進下,閩寧協作的種子逐漸生根、發芽,結出累累碩果。

在福建工作期間,習近平先后5次出席閩寧對口扶貧協作聯席會議,3次在聯席會議上講話,親自調研、科學謀劃、全力推動,傾注了大量智慧和心血。他提出的“優勢互補、互利互惠、長期協作、共同發展”指導原則,以及“聯席推進、結對幫扶、產業帶動、互學互助、社會參與”的合作機制,為閩寧協作搭建了四梁八柱。

在“閩寧模式”的帶動下,曾經苦瘠甲天下的地區實現山鄉巨變,一個山綠民富的新西海固呼之欲出。

黃統帥如今已經長大成人,他的命運也因“當時從福建來的那些大人們”而徹底改變。

他先是通過閩寧協作勞務輸出到福建泉州務工。2011年,回到家鄉的黃統帥成立了養殖合作社。脫貧攻堅戰打響后,在閩寧協作機制幫扶下,黃統帥又承包了50畝水澆地種玉米,擴大了養殖規模。如今,他的養殖場年收入達15萬元左右,成為脫貧光榮戶和致富帶頭人。

到中央工作后,習近平仍然十分關注閩寧協作。2008年、2016年和2020年他三次到寧夏考察,都對閩寧協作作出重要指示。

2016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銀川主持召開東西部扶貧協作座談會,用三個“大”闡述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的深刻重大意義:

——推動區域協調發展、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大戰略;

——加強區域合作、優化產業布局、拓展對內對外開放新空間的大布局;

——實現先富幫后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目標的大舉措。

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項前無古人的宏偉事業,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鑒。閩寧協作,為促進共同富裕提供了重要經驗啟示,走出了一條先富帶后富、共同發展之路。

從改革開放初期提倡“先富帶動后富”,到決戰脫貧攻堅強調“不漏一村不落一人”,這是中國共產黨人慎終如始的追求,是我們黨對人民始終不變的承諾。

閩寧協作的意義遠不止在西北一隅。從閩寧協作一開始,習近平就倡導發揚中華民族守望相助的家國情懷、扶貧濟困的優良傳統,調動社會各方資源、集中各方力量,對西海固地區貧困群眾開展幫扶,形成了多地幫寧夏一域、多數人幫少數人的局面。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狈叛廴珖?,在“閩寧模式”的示范下,我國已形成多層次、多形式、全方位的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格局,為解決貧困問題、實現共同富裕提供了“中國方案”。

2015年至2020年,東部9個省份共向扶貧協作地區投入財政援助資金和社會幫扶資金1005億多元,互派干部和技術人員13.1萬人次。被幫扶地區產業的發展、村莊和老鄉面貌的變化,幫扶地區干部能力的鍛煉、精神的洗禮,成為接續奮斗的寶貴財富。

打贏脫貧攻堅戰后,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4月召開的全國東西部協作和中央單位定點幫扶工作推進會上,對東西部協作再次作出重要指示:“要完善東西部結對幫扶關系,拓展幫扶領域,健全幫扶機制,優化幫扶方式,加強產業合作、資源互補、勞務對接、人才交流,動員全社會參與,形成區域協調發展、協同發展、共同發展的良好局面?!?/p>

▲ 上圖為寧夏西吉縣白崖鄉半子溝村村民準備集體搬遷至寧夏銀川市金鳳區潤豐村。下圖為銀川市金鳳區潤豐村迎來首批138 戶移民入住,來自半子溝村的群眾統一乘坐大巴搬出大山,來移民新村開始新生活(2017 年8月17日攝) 王鵬攝/《瞭望》

點將“凌教授”

——為西海固脫貧親自謀劃產業路線圖和方法論

今年開年,電視劇《山海情》火遍大江南北,讓閩寧協作爆紅出圈,劇中幫助金灘村村民發展雙孢菇種植產業的“熱血”教授凌一農給人留下深刻印象。而在閩寧協作的現實中,凌一農的原型——福建農林大學菌草專家林占熺,正是被習近平親自點將,遠赴西海固傳播菌草技術幫助當地脫貧。

20世紀90年代,林占熺的菌草技術已經在福建取得極大成功,甚至被推廣到海外。恰在此時,閩寧兩省區結對。習近平提出,希望林占熺到西海固幫助當地群眾培訓菌草技術,推廣家庭致富的蘑菇種植。

1997年4月15日,習近平帶隊來到銀川參加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第二次聯席會議。當晚,林占熺和他的團隊就帶著6箱菌草草種直奔西海固地區彭陽縣,察看當地條件是否適合推廣菌草技術。

在次日的閩寧對口扶貧協作第二次聯席會議上,林占熺的菌草技術被正式列入閩寧協作項目。

從那以后,正如《山海情》中的劇情,一朵朵小蘑菇在西海固大地上綻放,福建專家接續培訓推廣技術,福建企業緊隨其后投資建廠,寧夏食用菌產業成為產業扶貧的一大支柱。

看似一次尋常的點將,背后卻蘊含著習近平對產業發展規律的周密思考和深刻認識。

“習近平同志主政寧德時就探索‘弱鳥先飛’的脫貧路。他善于在劣勢中找到優勢,又能從優勢中看到潛在的強勢,這是他與眾不同的領導藝術?!绷衷聥日f。

2016年7月,習近平總書記第三次踏上西海固這片熱土。鉆牛圈、進溫棚,他再次寄語西海固產業脫貧:“發展產業是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要因地制宜,把培育產業作為推動脫貧攻堅的根本出路?!?/p>

2020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第四次考察寧夏時對葡萄酒產業作出重要指示:寧夏要把發展葡萄酒產業同加強黃河灘區治理、加強生態恢復結合起來,提高技術水平,增加文化內涵,加強宣傳推介,打造自己的知名品牌,提高附加值和綜合效益。

遵循著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寧夏抓住產業扶貧這個牛鼻子,把“小蘑菇”“小葡萄”“小菜心”發展成了大產業、好產業、優產業,成為貧困群眾80%以上的收入來源。

在如今的閩寧鎮,雙孢菇依然還是那個雙孢菇,雙孢菇卻早已不是那個雙孢菇。

曾把《山海情》里帶頭種菇的馬得寶熏到嘔吐的傳統培育方式早已被淘汰,取而代之的是規?;悄芑纳a工藝。在永寧縣寧閩合發生態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的低溫生產車間,一朵朵白色雙孢菇肆意生長,棚內毫無異味,由物聯網控制的智能系統隨時根據蘑菇生長需要調節溫度和濕度。

“傳統種植方式一平方米菇床每年只能生產18公斤雙孢菇,而智能化生產方式的產能是180公斤。以前自己種植蘑菇的村民現在都成了企業的機械工和采摘工?!逼髽I工作人員王亞茹說。

除了親自謀劃脫貧產業路線圖,習近平總書記還高瞻遠矚地為西海固產業發展總結了“方法論”。

2016年7月18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固原市原州區彭堡鎮姚磨村的冷涼蔬菜基地,肯定了村黨組織帶頭人和致富帶頭人實施“雙帶”工程、幫助群眾脫貧致富的做法。

當看到展板上的黨支部圖表中把支部分為“蔬菜產業黨小組”“肉牛養殖黨小組”“勞務輸出黨小組”時,總書記說了一句話:“產業鏈上設立黨組織?!?/p>

“這是多么生動的方法論啊,這句話既是我們的黨建路,也是致富路?!币蛑赂粠幽芰姸贿x為彭堡鎮副鎮長的種菜達人姚選說。

2017年,寧夏將“雙帶”工程推廣到全區,建強農村黨組織帶頭人隊伍,壯大農村致富帶頭人隊伍,并促進兩個帶頭人隊伍有機融合。

在固原市原州區深溝村,支部書記馬正剛成立了農機合作社,帶領村民在周邊鄉鎮承包農田建設?!?008年習近平同志來到深溝村調研,我曾面對面聆聽。他鼓勵我們要有發展的思路和意識,帶動村民富起來?!瘪R正剛說,如今的村“兩委”成員,有不少是致富帶頭人。

一張讓人恍如隔世的照片

——通過“挪窮窩”“換窮業”實現“拔窮根”

這是一張“泛黃”的照片:破爛的土坯房和貧瘠的土地幾乎連成一體,一對母女站在房前,山大溝深、破屋爛衫,整張照片看不到一絲綠色。

照片上的母女倆是村民劉克瑞的妻子和女兒。2012年,他們在搬離西海固老家、移民到吳忠市紅寺堡區紅寺堡鎮弘德村前,拍下了這張照片。

現在,住著寬敞的新房,院里養了三頭牛,每年還有入股養牛的分紅,今年新開了一家茶社……這樣的幸福生活,劉克瑞在移民前想都不敢想。

2020年6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劉克瑞家做客。一年過去,提起總書記走訪他家時的情景,劉克瑞依然難掩興奮。

“我告訴總書記,在搬遷之前,我們一家人住的是土坯房,睡的是土炕,吃的是苦咸水。搬遷后,住上了國家蓋的新房,吃上了自來水,睡上了木床,家具家電一應俱全??倳浡牶蠓浅8吲d?!眲⒖巳鸹貞浾f。

在客廳里,劉克瑞一家六口圍坐總書記身邊。習近平總書記詢問他們還有什么困難。老劉興奮地說:“前兩年就脫貧了!什么難事共產黨都幫著鄉親們解困,鄉親們打心底里感謝黨的好政策,真正體會到‘共產黨親,黃河水甜’!”

他順勢拿出這張老照片交給總書記。習近平總書記接過照片端詳,不由感慨:“今非昔比,恍如隔世??!”

“要完善移民搬遷扶持政策,確保搬遷群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痹诼犎∽灾螀^黨委和政府工作匯報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

劉克瑞一家的變化只是寧夏百萬移民搬遷的一個縮影。他家所在的紅寺堡區1998年開發建設,累計搬遷安置移民23.3萬人,是全國最大的易地生態移民揚黃扶貧集中安置區。

這一切的變化要從20多年前說起。

1997年4月,習近平第一次來到寧夏西海固,實施一項重大工程“吊莊移民”:讓生活在土地貧瘠的西海固群眾,搬遷到賀蘭山腳下的黃河灌區。他為移民村命名“閩寧村”。當時,習近平就極具前瞻性地提出了“讓移民遷得出、穩得住、致得富”。

如何解決“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一直是習近平心頭念茲在茲的重大問題。

習近平曾深情講述過這一故事:“吊莊”是寧夏的詞,意思是把這個村從那兒吊到這兒,福建叫移民。移民吊莊投資很大,那時基本上只能搞一個試點。當時,福建搞了閩寧村,從西海固移民到銀川附近,搬遷了幾千戶,花了上千萬。

當時,移民村還是一片荒灘。初到的移民回憶,一場沙暴,除了懷里抱的鍋、壓在身下的鋪蓋,啥都刮跑了。1997年7月,“閩寧村”在一片戈壁上破土動工,習近平預言:“閩寧村現在是個干沙灘,將來會是一個金沙灘?!?/p>

揚黃河之水,灌兩岸平原。

通過一級級泵站,上世紀90年代起,黃河水被揚高數百米,滋養出片片綠洲。

為解決搬遷后的脫貧問題,福建派來了菌草種植專家,同時鼓勵更多企業家到寧夏投資興業。

黨的十八大以來,易地搬遷脫貧被納入“五個一批”工程?!按_保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成為重要的扶貧理念,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場合反復強調。

寒來暑往,時光如梭。

20多年來,為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挪窮窩”“換窮業”“拔窮根”,開拓一方富有活力的新天地,習近平初心不改、意志不移。他當年推動的一系列扶貧措施,改變了千千萬萬西海固貧困家庭的命運。

2016年7月19日,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銀川市永寧縣閩寧鎮原隆移民村考察。

20年過去了,這里已經從當年只有8000人的貧困移民村發展成為擁有6萬多人的“江南小鎮”。

在實地察看并了解該村種植、養殖、勞務等產業發展情況后,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移民搬遷是脫貧攻堅的一種有效方式。要總結推廣典型經驗,把移民搬遷脫貧工作做好。要多關心移民搬遷到異地生活的群眾,幫助他們解決生產生活困難,幫助他們更好融入當地社會。

1997年從西吉縣第一批移民到閩寧鎮的謝興昌激動地告訴總書記,一家人搬到這里近20年,感到天天都在發生新變化,要說共產黨的恩情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謝興昌,就是《山海情》中馬得福的原型人物。

如今,66歲的謝興昌成了閩寧鎮鎮史館的義務宣講員,為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講述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閩寧村奠基的那天,習近平同志代表對口幫扶領導小組發來賀信。我就站在臺下聽,感覺有了力量和奔頭?!泵棵炕貞浧甬敃r的情形,謝興昌依然會眼含熱淚。

從那時起,他就在心中立下誓言:一定要在這片土地上扎下根子、活出樣子。

如今,閩寧村已升級成閩寧鎮,人均年收入由500元增加到14961元。這個當初“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的戈壁灘已經成為遠近聞名的特色小鎮。

在過去近40年里,寧夏累計有123萬貧困群眾實現易地搬遷,挪出“窮窩子”,拔掉“窮根子”,移出了“活路子”,從根本上解決了“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問題。昔日的干沙灘終于變成了金沙灘。

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

——“一以貫之”背后的共同富裕密碼

2021年2月25日,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隆重舉行。當閩寧鎮黨委書記張文從習近平總書記手中接過“全國脫貧攻堅楷?!豹勁茣r,總書記深情寄語:“一以貫之,刮目相看!”

“這是總書記的殷切囑托,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睆埼恼f。

猶記得,2020年11月16日,隨著寧夏最后一個貧困縣西吉縣脫貧出列,曾經“苦甲天下”的西海固歷史性告別絕對貧困。

“中國貧困之冠”的西海固如期脫貧,得益于閩寧兩地干部群眾的通力協作,得益于脫貧攻堅戰不獲全勝不收兵的“啃硬骨頭”勁頭,更得益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領航掌舵。

“六盤山上高峰,紅旗漫卷西風?!?/p>

位于固原的六盤山,是紅軍當年長征翻越的最后一座大山,從此中國革命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 位于寧夏固原市隆德縣境內的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亭(2018 年8月29日攝) 王鵬攝/ 《瞭望》

2016年7月18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從固原市六盤山機場一下飛機,就驅車1個多小時來到西吉縣將臺堡,瞻仰紅軍長征會師紀念碑,參觀紅軍長征會師紀念園、紀念館。

他深情地說,我們黨領導的紅軍長征,譜寫了豪情萬丈的英雄史詩。偉大的長征精神是中國共產黨人革命風范的生動反映,我們要不斷結合新的實際傳承好、弘揚好。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新長征要持續接力、長期進行,我們每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

一以貫之,就是要不斷深化,繼續前進。

這一次,習近平總書記又來到故地,走進閩寧鎮原隆村,感慨地說:“閩寧合作探索出了一條康莊大道,這個寶貴經驗可以向全國推廣,做一個示范,實現共同富裕?!?/p>

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完成后,“三農”工作重心歷史性地轉向全面推進鄉村振興。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縮小城鄉區域發展差距、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和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仍然任重道遠。

對于共同富裕,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寄托著殷殷情愫。

“我們這一代人有這樣一個情結,一定要把我們的老百姓特別是我們的農民扶一把,社會主義道路上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全面小康,大家一起走這條路?!?020年兩會期間,在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三次會議的經濟界委員時,習近平總書記動情地說。

“治國之道,富民為始?!惫餐辉J巧鐣髁x的本質要求,是人民群眾的共同期盼。

2021年1月1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干部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實現共同富裕不僅是經濟問題,而且是關系黨的執政基礎的重大政治問題?!?/p>

“進入新發展階段,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必須更加注重共同富裕問題?!?021年1月28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共同富裕本身就是社會主義現代化的一個重要目標。我們要始終把滿足人民對美好生活的新期待作為發展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在實現現代化過程中不斷地、逐步地解決好這個問題。

促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是一項長期任務,也是一項現實任務,必須腳踏實地,久久為功。

“閩寧情,始于扶貧,不終于脫貧”——弘德村剛剛建成的黨員教育基地,有這樣一句醒目的標語。

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后這一年來,今天的弘德村又發生了新的變化:

村里的硬化路換成了柏油路,路兩旁植樹栽綠,生機盎然。每家每戶新建了水沖廁所,越來越多的家庭裝上了暖氣。村里剛剛分配了養牛的分紅,就連村里的“扶貧車間”都煥然一新,改成了“致富車間”,村里十幾位老人化身“網紅”,為弘德村的黃花、葡萄酒、果醋等特產直播帶貨。

“真像總書記說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咧!”劉克瑞說。

當年跟著謝興昌來閩寧村創業的第一批13戶移民,多數開上了小轎車、培養出了大學生,還有人在銀川買了房。

“當年帶著鄉親們來這片戈壁灘安家創業,我就確信這里發展的前景肯定會好,但是萬萬沒想到,能發展得這么好?!敝x興昌說。

從“移民”到“富民”,既是一以貫之的奮斗,更是刮目相看的舉措。

4月8日,全國東西部協作和中央單位定點幫扶工作推進會在寧夏銀川召開。習近平總書記對深化東西部協作和定點幫扶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并予以明確定位——“黨中央著眼推動區域協調發展、促進共同富裕作出的重大決策?!?/p>

對“深化”二字,應該如何理解?

此前,中央明確脫貧攻堅任務完成之后要設立5年過渡期,過渡期內政策總體保持穩定,一些政策還要繼續優化和調整。而指示中“深化”二字表明,“東西部協作和定點幫扶”是優化和調整的重要政策。

“全黨要弘揚脫貧攻堅精神,乘勢而上,接續奮斗,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绷暯娇倳洀娬{指出。

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指示,將東西部協作和定點幫扶工作置于“加快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全面推進鄉村振興”的大局中予以強調。

5月30日,在閩寧協作第二十五次聯席會議上,閩寧兩省區共同決定推動閩寧協作由福建單方援助向雙方協作互動、由主要聚焦脫貧向全面協作展開、由政府主導推動向各方協作共促轉變。這意味著,作為我國東西部扶貧協作的典范,閩寧兩省區在脫貧攻堅取得全面勝利后,將繼續探索閩寧協作幫扶方式,通過拓展幫扶領域、健全幫扶機制等,著力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合力推進鄉村振興。

踏上新征程,寧夏700多萬各族群眾必將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牢記囑托、勠力同心,奮力向著實現共同富裕的目標邁進。(記者 王磊 齊中熙 李鈞德 張亮)

責任編輯: 陳可軒
好男人免费完整视频播放